2018年2月17日 星期六

雅克薩的哥薩克

────滿清、沙俄在亞洲的遙遠邊疆上彼此間你來我往、互有勝負,打得煞有介事,簡直有惺惺相惜之慨;但另一廂,彼得大帝統治之下力行西化的俄國,和歐陸列強間的交戰卻打得奇醜無比──北方戰爭(1700-1721)打響,俄軍出師不利,1700年的納爾瓦(Narva)之役中瑞典人僅有八千,卻大敗有兩萬三千人、三倍數量優勢的俄軍 。對手不經打,瑞典人的目光轉移到波蘭、薩克森,彼得大帝則苦哈哈的砍掉重練,憑著數量優勢在波羅的海沿岸一點一滴的累積經驗。儘管在1709年的波塔瓦(Poltava)之役中彼得獲得決定性的勝利,徹底擊垮瑞典人靠的還是優勢兵力(四萬餘俄軍對上不足兩萬瑞典軍)、火力(瑞典軍僅有4門火砲,俄軍則有102門 )與防禦工事(多虧了瑞典人配合頭皮一硬牙關一緊正面硬扛)。俄軍在「西線」如此不濟事,對比起在「東線」打得你來我往的俄、清兩「強」,不禁令人好奇後者是不是在過家家。


2018年1月30日 星期二

安營紮寨

────吃過午飯以後主將就要尋找適合紮營的地點,預先計算好每營所須地步(面積),發下「表旗」,插旗將下營範圍標示出來,各單位再依照對大敵排大陣時的陣列依次入營。這裡戚繼光並沒有透露如何計算地步、如何依照算出的面積去分插表旗,這是因為明代講習數學的參考書當中已有這類習題足供參考,無須添足,否則像戚繼光這樣習於糾纏細節的人恐怕要在此多費文墨了。


2018年1月21日 星期日

越南的鄭阮戰爭

────廣南陳德和前來拜訪阮主,恭賀大捷;閒談之際,陳德和從袖中從容取出詩稿,題為「臥龍崗」,一邊吟起詩文一邊進呈阮主,末了說道「此臣家塾師陶維慈所作」。阮福源一聽一覽之下驚為天人,隨即催促陳德和帶此人進京陛見。雙方相談甚歡一見如故,陶維慈知無不言,盡發胸中無盡藏;阮主不禁嘆息,「卿來何晚也!」


        陶維慈,清化人,博通經史,象緯術數之學尤精。然而由於其父為倡優,應科考入試時陶維慈竟被考官剝奪資格。憤懣之下棄離北鄭,陶維慈輾轉流寓南方,替富家翁放牛放了個把月。一日陶維慈放牛逾時,返家稍晚,正巧有錢人家裡辦晚宴,勢要之家雲集;陶維慈誤入酒會,牧鞭尚未離手,忽然就插入話題,與眾人一道高談闊論起來,諸子百家上下古今無不暢通,不但一座皆驚,富翁尤其駭異,便將此事告訴了陳德和。陳德和與陶維慈一談之下發覺是個人才,驚道「維慈,其今之臥龍乎?」

 

2018年1月14日 星期日

直到中了一箭

────引文當中的「萬聖神應丹」,採取其主要成分「莨菪子」的方法就十分離奇:「用莨菪子,一名天仙子。取著中一子服,本枝華花、實全者好。於端午日前一日,特不語,尋見莨菪子,言道:『先生你却在這裏哪!』」


2018年1月12日 星期五

明代的狼兵

────因此狼兵出征,若不是冀望從對手那裡俘獲財物而踴躍作戰,如征倭時「睨倭貲巨萬可攫而有,磨拳思當一戰」 ,就是將陣上俘獲的人口拿去交易販賣,如進剿江西回師時「將帶所掠子女載至南京,貿易貨物」。狼兵的征剿似乎總少不了生意考量,而同時能符合打仗與貿易需求的,則是金瘡藥的買賣。 


2017年12月29日 星期五

遠征阿比西尼亞的葡萄牙四百壯士

────雙方再度交鋒。阿達爾穆斯林這廂新到一批援軍,有騎兵五百、步兵三千,領兵將領為振奮士氣,一馬當先帶頭衝陣,連他在內近五百名穆斯林在葡軍的砲火與長矛(pike)之下陣亡,卻也衝開了一個缺口,葡軍一度危急──僥天之倖,葡萄牙人不慎引爆軍前一堆彈藥,炸死兩人、燒傷六人;爆炸威力十分驚人,卻將原本湧入缺口的敵方騎兵給嚇退了。在「聖雅各!」的殺聲中葡軍再度發起反擊,追殺敵軍直有半里格(約三公里)遠。



2017年12月26日 星期二

崇禎的諸葛弩

────明將亡時湖北也已守不住,老公病危,岑太太美救英雄,把愛人綁在背上免得礙手,馬上揮舞雙刀,五百人馳馬衝陣而出;在突圍時就用上了四十九矢連機弩,將追兵給一一射倒,逃出生天。可見茅元儀說諸葛弩騎兵可用,不是虛言;儘管這裡提到的連弩竟然是四十九矢連發,恐怕尺寸要大上幾號。


  

2017年12月21日 星期四

鄂圖曼土耳其的印度洋經略

────鄂圖曼土耳其在印度洋最驚人的軍事冒險才要展開。1581年,以摩卡為基地的船長米爾‧阿里‧貝(Mir Ali Beg)帶領著僅僅三艘船洗劫了馬斯開特;葡萄牙人驚訝其神速,說在「僅僅一張眼、一閉眼之間,他窮困潦倒的進來,家財萬貫的離開」。印度洋東端的機會不再,1586年,在東非沿岸穆斯林聲勢高漲的情況下,鄂圖曼的葉門當局也將腦筋動到東非;米爾‧阿里‧貝再度狂野出擊,他只帶了一條輕划槳艦(galiot),簡直沒幾條火砲,外加八十名船員,竟然一路幾近無損(他也沒甚麼可以損失的)俘獲葡萄牙船隻,幾乎從無到有組成了兩打艦艇的艦隊。



2017年12月15日 星期五

麻六甲的三國時代

────伊斯坎達爾(Iskandar),即亞歷山大(Alexander)之意;在馬來人的歷史傳統中,亞歷山大(Iskandar Dzul Karnain, Alexander the great)的三個兒子分別繼承了三個帝國的統治,其一是西方的羅馬(Rum,實際上指的是伊斯坦堡的鄂圖曼土耳其),其次是東方的中國,而老三則統治了柔佛。看來這征服者後裔的稱號要被亞齊給奪去,假如伊斯坎達爾能消滅掉麻六甲的葡萄牙人的話。



2017年12月11日 星期一

慕俄勾與奢安之亂

────奢安之亂這個稱呼掩蓋了「叛亂者」的特殊性質。明代的土司制度,泛指的是透過授予少數民族君長中原王朝的職銜,以此將其納入一統天下世界觀的分類範疇中,實則很少觸及少數民族內部政治結構的更動,明廷對此也不甚了然。朱明王朝面對的並不是單純的、地方大員的「叛亂」;與其對陣的其實是有組織、有來歷、軍事強勁且在語言、文字、歷史、族群上自成一格的國家聯盟──明代的水西、永寧,以及烏撒、烏蒙、東川、鎮雄、沾益、安順、普安等地的土司政權,其實都源於彝族六祖,而後發展為九大君長國。